当前位置:贵波网 > 其它 > 正文

白青树宁连城婚前番外

2021-02-24 1321

作者刚开始预定局

纪远东在国外把自己的身体搞得很糟糕,他一直在糟蹋自己的身体,最后得了癌症,其实初期的时候他已经知道病情,只是这个人比较想不开,觉得一心爱着的人不能在自己身边,那么活着也了无生趣,因此从来没有配合过医生的治疗,甚至瞒着身边的每一个人.只是后来身体越来越差,也被医生告知不到半年的寿命,他居然觉得解脱,可是心里一直挂念着远在国内的青树.他决定回国一趟,在死之前见见青树.
见到青树后他问她,愿不愿意和他去一次西藏,青树心思涌动,其实西藏是两人少年时期十分向往的地方,两人还曾经发誓,在有生之年,一定要去那个天空无比纯净无比接近草原的地方,可是眼下自己的身份,纪远东的身份,青树没有多作考虑,拒绝了.
纪远东没有多说什么,一个人踏上旅途,他希望死在曾经十分向往的圣地.
青树回家后见到阮边澄正抱着哥哥痛哭,说纪得了绝症,一个人回了国内.其实阮也是刚知道纪的病情,发现纪回国了以后就马上跟着回来,收拾东西的时候发现纪无意中扔下的诊断报告,这才发生原来对自己冷冰冰的丈夫已是癌症末期.
青树泪流不止.立刻转身回去准备找纪,可纪已经离开,她突然想起很久以前自己曾经和纪讨论过怎样去西藏的行程,轻轻回忆了一下,发现自己居然对他们当年的对话记忆犹新,原来那段时光真的曾让她一生铭刻.
她对宁说自己要出门远行,去西藏,宁问她是不是要去找纪,青树如实回答,宁极力反对,不许她去,结果两人发生争执,远澜在一旁也被吓哭,青树最后是硬着头皮走的,宁面无表情,一直在沉默,目送无情无义的妻子走出家门,女儿在他脚边号淘大哭,画面十分凄凉.众亲可解一时心头之恨.
青树最终追上了纪,两人平静地,缓慢地一起向那旅程的终点靠近,日子过得似乎飞快,又似乎飞慢,青树见纪远东淡然地看着一路风景,各色民俗,只觉得哀伤,反而是纪开导她,她决定振作精神,不能再让纪看出自己的难过,陪纪一起平静度日.
最后两人到了西藏,第三天,纪停止呼吸.
青树带着少年时的恋人骨灰回家,阮见到情绪激动,责难青树,青树身心俱疲,无心与她纠缠,这时阮突然告诉她在她走后的一个月左右,宁远澜失踪,在和家里阿姨到公园玩耍时因阿姨一时的粗心而被人抱走,至今没有找回.
青树无法相信,可公婆回家后也如是说,他们认为远澜的丢失完全是青树的责任,如果青树没有远行,远澜会安全呆在父母身边,不会发生任何事.
宁连城一直都没有出现.
青树日夜外出寻女,无头无绪,宁家动用关系黑白两道都翻遍了都找不到远澜,她一个女子又能有什么通天的办法?终于有一天体力不至,昏倒在深夜的街口.
在医院醒来后见到丈夫,青树无声流泪,宁沉默,最后紧抱住青树 ,青树终于失声痛哭,说对不起,对不起.
她觉得颈边被他贴住的地方有温热的液体不停流出,心里越发难过.宁最后说,他一定会找回他们两人的孩子,一定会,一定会,叫青树相信他,青树说她信.
他最后说,叫她再也不要离开他,两个人一起,找回流落在外的骨肉,青树点头.
此后青树大病一场,不过夫妻感情渐渐好转,两人从未停止寻女.

作者刚开始预定的结局 
二 
不想两人在一起的请看下面的版本:
青树带着纪的骨灰回来后被告知女儿被拐走的事实,一下子崩溃了,宁连续几个月寻女不找,想着自己强要来的这个女子,这段感情,还有这个已丢失的骨肉,心灰意冷,又见青树一病不起,决心给她自由,两人离婚.
离婚后青树仍在寻找女儿,茫茫人海,她到哪里去找自己的孩子?此事无果,成为她心头永远的痛.但日子还要继续,青树正式接手同学宋桐语的画廊工作,后来机缘巧合下认识曾经帮助自己的面目模糊的男士敬棠,相处之下男士对好渐生好感,可青树只拿他当朋友,自己心里早已千疮百孔,面目全非,哪里有心情谈论感情.
桐语后来把青树引荐给自己的导师,该导师见青树作品很有几分灵气,顿起爱才之心,决定接受青树作自己的学生,青树放下手里的工作,以前国内令她黯然神伤的一切,远走异国.
动身前宁连城早已知晓,他驱车前去阻拦,在快下高架的时候却又改变主意,切到另外一条路上,坐在敞蓬里看天空陆续起飞的一架架飞机,他在想,不知哪一架带走了曾经属于过他的女人.
喜欢青树的敬棠一直放心不下青树,经过近一年的准备,在青树所在的X国开发了新的市场,期间当然也发生过不少感动青树的事情,青树后来已在认真考虑和敬棠的关系.有没有修订版的总共7章,第一项和第七章被晋江锁了这他娘的……作者有话要说:番外

青树拿起手机,识的号码,她有些疑惑地按下通话键,“喂?请问哪位?”
那边似乎沉默了一下下,“是青树吧?”
“嗯,我是,请问您哪位?”
是错觉吗,似乎又沉默了一下下,“我是宁连城。”
青树一时间倒没想到别的,只是有点诧异,“啊,是宁大哥,嗯……是找连澄吗?”
“是,打她手机一直不通。”
青树看了眼对面桌上正在充电的手机,笑着解释,“她手机没电了,在充电呢……要找她是不是?她现在……”完了,连澄好像去什么酒吧参加一个高中同学的生日派对了,走前还叫她一起去玩,青树觉得没兴趣,没跟着,眼下人家哥哥找上门来,是要跟他讲实话吗——依稀记得连澄说过她那个哥哥虽然宠她,但管得也挺厉害的,不知道说了她去酒吧了会不会害了连澄呀?
就这么犹豫的时候,那边已经问了,“她现在在哪里?”
青树睁眼说瞎话,“好像去图书馆了吧?”
“……那能麻烦你去找她一下吗?”
“噢,我记错了,大概去食堂了。”
“好,去食堂一个小时大概够了,叫她一个小时候后回我电话。”
青树惆怅地叹口气,这位大哥真难缠!“……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她到底去哪了,不过应该很快就能回来。”
“……这样啊。”
那边听起来一副为焦虑的样子,青树不免问上一问,“找她有事吗?我可以带口信。”
“……也没什么事,本来想带她出去吃饭的,好不容易才订到位置的,这下估计吃不成了。”
青树干笑,“……还有下次,还有下次。”
“看来我只有一个人去了。”
听起来挺可怜的样子,青树有点同情那位大哥,但也只是同情。
那边随意问道,“你吃晚饭了吗?”
“还没。”
“那……干脆跟我出去吃吧,反正订了位的。”
青树下意识里觉得怪,但是她一时想不出理由来拒绝一个好友的寂寞的兄长提出的邀约,况且又不是陌生人,去他家玩时,他对她的招呼也是不错的。
“呵呵呵……那,那……就去蹭一顿啦?”
“出来吧,我就在你们学校门口。”

第 56 章

  青树当场呆立,半晌不知作何反应,她缓缓放开和宁连城缠在一起的手,往前走几了几步,仍有些不敢置信地轻轻唤了一声,“远东?”
  纪远东的目光在宁连城和青树靠在一起的身体上闪动,再看向青树时,已经迅速整理好了脸上的表情,并不见过于热切或是哀伤,道了一声,“青树,你好啊。”
  这一声再正常不过的问候,却迅速催下了青树的眼泪,可是宁连城还在身边,她如今可总算会顾忌身边这个人的心情了,不愿被他误会,可她不是圆于世故的女子,这种场合并不知如何应对,因此,眼角的水意虽然弥漫不去,却被坚强地忍在了眼眶里。
  宁连城显然也有些惊愕,这些天来他花了不少人力在寻找纪远东这件事上,可是……这人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有时他甚至怀疑纪远东是不是莫名其妙地死在某个角落直接被拖去烧了,要不然怎么连个鬼影子都搜不到呢?而现在……竟又出现了,带着那欠扁的虚弱的微笑,操!哄谁呢?
  他冷瞥一眼,心里非常不爽,偏偏自家老婆就吃这一套,他一点都不怀疑假使自己没有在场,这两人应该马上就会上演“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戏码了!真是越想越觉得眼前两人非常碍眼,可是又不愿退下让两人单独在一起,只得双手抱胸,眼中冷箭淬毒,嗖嗖往纪远东身上射去。
  眼前两人凝视的时间似乎有些过长了,宁连城不得不出声提醒,“青树,贵客来了,怎么傻站着?”又转头皮笑肉不笑地打个招呼,“好久不见了,近来可好?”
  纪远东微微点头,“还行,多谢关心。”
  “那您今天到这儿是有何贵干啊?”宁连城话里的讽刺甚至懒得掩饰,青树有些尴尬地转头看了他一眼,宁连城瞄也不瞄她一眼,因此她眼中的警告他是半点没接收到。
  “我想,这不需要您来过问吧?”纪远东甚至浮起一个微笑,宁连城看在眼里简直挑衅至极度。
  “那您这……”
  青树受不了两人“您”来“您”去的阴阳怪气,而且她深知,论口舌之利,纪远东是远远扛不过宁连城的,她不想看到更尴尬的场面,却又不知如何是好……她真的不是一个擅长圆场的人,她只是凭着直觉,硬生生打断了宁连城的话,“远东,你看过连澄没有?”
  宁连城瞥了青树一眼,嘴巴动了两下,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心里却涌起来大股大股的不爽。
  纪远东淡淡地说,“看过了。”
  “你知道她的情况了?”
  “嗯。”
  青树有些不敢置信他的平静和冷淡,“她有了你的……”
  “不是我的。”
  短促的否定让青树呆住了,宁连城低咒一声就要冲上去揍他,拳头都快撞到他鼻子了听到青树的尖叫,“宁连城!”
  他怕她出事,把拳头收回来,转头想看她,青树却咚咚咚跑到他身前挡在纪远东前面,“你干什么!”
  宁连城咬牙切齿地看着她,“闪开!”
  青树抖了一下,变本加厉地伸出双臂,“宁连城,不许打人!”
  宁连城怒极反笑,他看着纪远东“小子,你能耐了啊,这么久不见,躲在女人背后的功夫越来越到家了。”
  纪远东也笑笑,“过奖了,不敢当。”
  宁连城眯起眼,这小子态度不对啊,哪儿吃的狗胆,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不管了,先揍了再说!
  当下朝青树低斥一声,“给我一边去!”
  青树见他脸色都变了,知道是真的火了,心里也有些害怕,可是纪远东对上他这样的野蛮人根本毫无胜算,这种架他也好意思打?这当下,青树当然也不敢这样问他,她只是勇敢又愚蠢地站在纪远东的身前,和她的丈夫商量,“连城,有话好好说,你这是干嘛……”
  宁连城真恨不得马上捏死她.

作者有话要说:大病初愈,我来迟了.
对不住了各位亲.

56修改版

第 56 章
  青树当场呆立,半晌不知作何反应,她缓缓放开和宁连城缠在一起的手,往前走几了几步,仍有些不敢置信地轻轻唤了一声,“远东?”
  纪远东的目光在宁连城和青树靠在一起的身体上闪动,再看向青树时,已经迅速整理好了脸上的表情,并不见过于热切或是哀伤,道了一声,“青树,你好啊。”
  这一声再正常不过的问候,却迅速催下了青树的眼泪,可是宁连城还在身边,她如今可总算会顾忌身边这个人的心情了,不愿被他误会,可她不是圆于世故的女子,这种场合并不知如何应对,因此,眼角的水意虽然弥漫不去,却被坚强地忍在了眼眶里。
  宁连城显然也有些惊愕,这些天来他花了不少人力在寻找纪远东这件事上,可是……这人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有时他甚至怀疑纪远东是不是莫名其妙地死在某个角落直接被拖去烧了,要不然怎么连个鬼影子都搜不到呢?而现在……竟又出现了,带着那欠扁的虚弱的微笑,他看了眼青树,偏偏她就吃这一套。
  眼前两人凝视的时间似乎有些过长了,宁连城不得不出声提醒,“青树,贵客来了,怎么傻站着?”又转头皮笑肉不笑地打个招呼,“好久不见了,近来可好?”
  纪远东微微点头,“还行,多谢关心。”
  “那您今天到这儿是有何贵干啊?”宁连城话里的讽刺甚至懒得掩饰,青树有些尴尬地转头看了他一眼,宁连城瞄也不瞄她一眼,因此她眼中的警告他是半点没接收到。
  “我想,这不需要您来过问吧?”纪远东甚至浮起一个微笑,宁连城看在眼里简直挑衅至极度。
  “那您这……”
  青树受不了两人“您”来“您”去的阴阳怪气,而且她深知,论口舌之利,纪远东是远远扛不过宁连城的,她不想看到更尴尬的场面,却又不知如何是好……她真的不是一个擅长圆场的人,她只是凭着直觉,硬生生打断了宁连城的话,“远东,你看过连澄没有?”
  宁连城瞥了青树一眼,嘴巴动了两下,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心里却涌起来大股大股的不爽。
  纪远东淡淡地说,“看过了。”
  “你知道她的情况了?”
  “嗯。”
  青树有些不敢置信他的平静和冷淡,“她有了你的……”
  “不是我的。”
  短促的否定让青树呆住了,宁连城低咒一声就要冲上去揍他,拳头都快撞到他鼻子了听到青树的尖叫,“宁连城!”
  他怕她出事,把拳头收回来,转头想看她,青树却咚咚咚跑到他身前挡在纪远东前面,“你干什么!”
  宁连城咬牙切齿地看着她,“闪开!”
  青树的眼里有乞求,“……连城,不要这样。”
  若是平日,她这样看他,这样哀求着跟他讲话,他是无论如何都要满足她的愿望的,可是一想到她是为那个人,不免怒极。
  他看着纪远东“小子,你能耐了啊,这么久不见,躲在女人背后的功夫越来越到家了。”
  纪远东也笑笑,“过奖了,不敢当。”
  宁连城眯起眼,当下朝青树低斥一声,“给我一边去!”
  青树见他脸色都变了,知道是真的火了,心里也有些害怕,她知道他对纪远东恼恨已久,巴不得找个机会去教训他,如今他送上门来,他能有什么反应可想而知。可是远东打小就是文质彬彬的人,而他……和这样的野蛮人对上,吃亏的是谁根本毫无悬念。
  青树急得快哭,宁连城已经绕过她,一拳打在纪远东脸上。
  那一拳丝毫没有留情,纪远东被击倒在地,他吐出嘴里的血腥味,也不做反抗,只冷冷看着他,眼睛里有挑衅,可是宁连城哪是个能被人挑衅的人,当下拳头就挥过去。
  “不要打了!连城,不要打了!”青树想上前拉住他,可是他的动作太狠太快,青树也顾忌到自己的身体,不敢妄动。
  忽然间有人冲了过来,身体挡住纪远东的头脸,宁连城也因为之前怕青树会搅局,所以格外注意周围,见有人冲过来,生生煞住拳头。
  却是泪流满面的阮连澄,回过头冲兄长哀求:“哥……不要打他。”
  宁连城看着妹妹,许久才说,“你起来。”
  阮连澄只哀求说,“哥……”
  宁连城叹口气,站起身来,也把她拉起,纪远东已瘫倒在地动弹不得,满脸血污甚是吓人,青树看了很难受,走过去刚要把他扶起来,宁连城便是一声怒斥,“你过来!”
  见青树不理,便伸手拽她过来,青树狠狠甩开手臂上的手,也不看他,只蹲下来,想伸手探视,可纪远东头脸上没一个好处,她的眼泪滴下来,落到他脸上。
  纪远东的眼眶早就肿起来,连睁开眼睛都是困难,他依稀看到青树的脸,虽不看清表情,可是有水迹不掉滴下,落入裂开的伤口里,丝丝抽痛,纪远东却笑了, “傻瓜,哭什么。”
  “我去叫医生。”
  纪远东却拉住她的手,“没事。”上一次这样亲近的距离,仿佛是在很久以前,又仿佛就在昨天,他有些贪婪地想看清楚,可是视线却越来越模糊,“远东!远东!”他听见她焦急的呼唤,他想告诉她不要担心,意识却渐渐模糊了。
  这里是高级病房,人很少,可是刚刚那顿喧闹动静太大,把值班的医生护士都吵了过来,见地上躺了个满脸血污的人,有条不紊地实施救护,一会儿纪远东就被抬到推车上,青树要跟过去,却被宁连城拉住。
  她沉默地要挣脱他,却被更紧地拉住。
  “为什么……”他讲了一半,沉默着,青树看着他,“为什么每一次他出现,你就看不到我了。”
  这样讲来,语气不是不悲凉的,青树心里一动,可是他不分青红皂白冲上来就打人,真的很难让人接受,她久久看着他的眼睛,最终还是软化了,“你对我,就这么不信任吗?”
  不是对你不信任,是我对自己没信心,怕自己不够好,不够让你永远只看着我。
  这样卑微的话永远只能潜藏在心底,不会让她知道,可是她好像光看着他的眼睛,就懂了。
  拉过他的手,手背关节处红红一片,青树叹口气,打人的手也会痛吧,她把脸贴在他手背,低声说,“以后别这样了,他不欠你什么。”
  他把她抱住。
  那边手术室的情况却不太好。
  阮连澄原本是一起跟过去的,后来回来找他们,看见兄长只怔怔掉泪,连话都说不好了,宁连城和青树心有疑惑,待到手术室那边,有医生出来解释,才知道果然不是好事。
  医生说,因为刚刚患者被攻击的是头部,所以先照了CT,结果发现他脑子里有个肿块,具体结果,还要等进一步的检查。
  青树简直要瘫了,她第一个想到的是,会不会出人命?然后就很惊惶地看着宁连城。
  宁连城眉头紧皱,他对自己出手还是有分寸的,顶多把纪远东打个脑震荡,可为什么他脑子里会有东西,也很难理解。
  阮连澄已经泣不成声,青树被她哭得心慌意乱,只盼手术室上方的灯快点熄灭,有人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作者有话要说:寻妖记
怀了第二胎后,因为有了头胎的经验,所以每多事情都没有之前那么紧张,夫妻生活还是会过的,次数少点,再小心一点就是了,不料,竟有异事发生……某人食量大增,和食量一起直线飙升的,还有那个…
那是一个晚上,风吹云动,星月俱黑。他刚从浴室出来钻进被窝,大肚婆就磨磨蹭蹭贴过来,也不说话,就像只胖猫咪一样这边亲亲那边摸摸,黏人得很。他很快被调动起来,二人直奔主题,过程中胖猫咪要求颇多,缠着他做了好久,第二天他起床,胖猫咪正一脸满足地躺在被 窝里呼呼睡,而他脸色发白眼下青黑,坐在餐桌上,宁母看了一眼便骂道,“你也不节制一下,倒底要顾着她身子!”
他有苦难言,哪知道自那次以后,这只胖猫咪就成了吸人精气的妖女了,夜夜笙歌,连梦中都是酒池肉林,偏偏自己还乐在其中。
后来宝宝生下来,过了段日子,二人再行夫妻之事,她竟想草草了事,可他的胃口已被养刁,严厉控诉她翻脸不认人的恶行,她也被宠得越发无赖了,还耍起了流氓,一句“老娘玩够了”严重挫伤他的自尊,当下冷面黑心施以严惩,达旦鞭笞,誓要把妖女找回来……

望采纳http://pan.baidu.com/s/1qYQ89T6 链: https://pan.baidu.com/s/1nvuQuZR 密: 1mda
本周热门